当前页面:首页 >> 图情世界 >> 正文
师魂师承,斐然成章——《图书馆学家彭斐章九十自述》读后
作者:王启云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10-25     信息来源:     阅读次数:【关闭】

  2020年10月24日下午收到《图书馆学家彭斐章九十自述》(彭斐章口述;柯平,刘莉整理,国家图书馆出版社,2020.10.)毛边书。这是该书整理者之一,天津医科大学刘莉老师惠赠的。我收到书后反馈给刘老师“书已收到,非常感谢!”,刘老师22:42回复:“期待您的批评指正”。此时,我正在翻看,毛边书全部剪开了,翻的差不多了。告知刘老师:“这本书挺好。你所付出的努力,我能‘看得到’。我读这本书会比较有感觉。有多方面的原因。很重要一个原因是,我为纪念与传承张厚生老师做过一些工作。受张老师的影响,我对钱亚新先生有一定关注与了解。还有一个原因,我父亲比彭先生小12岁,是1962年高中毕业的,成长的环境有一定相似性,彭先生讲述的一些事情,相对更好懂一些。通过你们卓有成效的工作,看到了更多史实和史料。近期,我会找个时间写点读后感。我读这本书。还可以清晰地感受到‘师承’两字的含义。张厚生老师的言行举止,受彭先生的影响不小。柯平老师的言行举止,我觉得也是在发扬光大。”昨晚我翻读至凌晨一点,今天上午顺势写几句粗浅地读后感。

  早在10月17日,我梳理《彭斐章先生担任博士生导师指导的学位论文》。我尝试梳理一下,刚开始以为很简单。实际梳理发现还是需要下功夫考证。得到吴钢先生的帮助,博士层次算梳理好了。硕士层次梳理难度更大,因为早期的没有数字化,暂时不弄。一方面算是一种图书馆史的科普,另一方面希望助力《图书馆学家彭斐章九十自述》图书营销。当天晚上,吴钢先生与我分享了《图书馆学家彭斐章九十自述》书中彭先生指导博硕士研究生的相关内容(拍摄有关页面),此时我才知道,书中已做了如此认真细致的梳理!我算是作为彭斐章先生学生的学生。我的所有“图谋”,与张厚生、刘磊两位恩师密切相关。张厚生先生是在两个特殊阶段在武汉大学求学,1963-1967年学习图书馆学(本科),1978-1981年学习目录学(研究生)。张厚生先生在攻读研究生之前及读研究生期间同钱亚新先生(1926年考入武昌华中大学文化图书科,是彭斐章先生的学长)有密切交往。刘磊先生是1995-1998年在彭先生门下攻读博士研究生。我当年原本是报考张厚生老师的研究生,后来调剂到刘磊老师那边。因为南京农业大学与东南大学距离不远,我上研究生期间,可以说是得到他们二位的指导和帮助。张厚生老师作为彭门“大师兄”之一,我知道不少彭门弟子对张老师的为人为学也挺敬重的,包括刘磊老师在内。我做的一些对张老师的纪念与传承工作,得到了柯平老师或直接或间接的鼓励与帮助。由衷感叹“工作做的很细致”,吴钢老师告诉我:“柯老师带着他的团队花了很多时间,这本书是柯老师主导的。”大致情况我有所了解,刘莉老师在整理过程中与我就部分细节有保持交流。原打算去年9月出版,推迟了一年,改过很多次。《图书馆学家彭斐章九十自述》内容(P262):“2008年入学的彭敏惠算是我的关门弟子,她是2011年毕业的。她的博士论文主要研究的是文华图专的创建和发展,当时外审的时候得了三个优,那是非常不错的。她作为关门弟子,也是有意思,在毕业的时候,她想着要给导师送个纪念礼物,送什么呢?最后,她做了一本非常有意义的影集送给了我。那个影集是什么呢?是她收集了我带过的所有博士和部分硕士研究生的照片,从第一届硕士研究生乔好勤、张厚生、倪晓健他们几个开始,直到她当时毕业的照片,很是有想法。”(注:吴钢老师是彭敏惠老师的爱人。)

  《图书馆学家彭斐章九十自述》一书,可以说是三代图书馆学人协力同心完成的图书馆学家人物传记。历时五年,经历了精雕细作。成书之艰辛,或许我可以更好地“感同身受”。因为我曾参与《书海一身击楫忙——图书馆学家张厚生先生纪念文集》(东南大学出版社,2013.9)一书的编辑、整理工作,除此之外,近年出版过多本书,再加上我对成书过程有一定的了解。在我看来,确实是时下弥足珍贵的好书。

  《图书馆学家彭斐章九十自述》为我们全面地呈现了彭先生精彩而令人敬佩职业经历与学术生涯,不仅如此,可以从中领略到师魂与师承。关于师魂,我赞同数学特级教师、福建省厦门市第一中学校长任勇先生的见解:“师魂就是教师的灵魂。师魂是教师综合素质的体现,是教师的人格风范。‘经师易得,人师难求’。为人师者,方可以德育德、以才培才、以学促学、以趣激趣、以情动情、以性养性、以意练意、以行导行。师之魂,体现在教师的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、一点一滴中,既体现了自己的形象,又时时润入学生的心田。”(见:任勇.足与不足[J].人民教育,2003(23):40-42.)关于师承,指师徒传授的关系或学习并继承。学有师承,师承往哲先贤精髓,继往开来。张厚生先生走后,围绕纪念与传承,我在努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。我越来越觉得张先生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很多,我相信对我的为人为学是大有裨益的。张厚生先生从1963年进入武汉大学学习图书馆学到2008年离开他所热爱的图书馆事业整整45年,他始终与图书情报教育、研究和图书馆工作不离不弃。张先生留下的史料(其自身的及其收集、收藏的)相当丰富,涉及图书情报教育、研究和图书馆工作的方方面面。我手头收集的数字化资料就超过3G,单单是张先生的照片资料扫描内容近1G,数千张照片,时间跨度40余年(少量更长,比如有关李小缘、洪有丰的),假如系统整理对图书馆学史及图书馆史具有重要价值。待我读了《图书馆学家彭斐章九十自述》之后,许多场景感觉似曾相识,我可以更真切的感受到师魂与师承。

  彭斐章先生座右铭是“立下园丁志,甘为后人梯”。在我的眼里,彭先生承前启后,说到做到,且影响了一批又一批学生。是可谓:师魂师承,斐然成章!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原创:libseeker

微信公号:圕人堂LibChat

时间:2020-10-25


主办单位:滁州职业技术学院 承办单位:滁州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 皖ICP备06012098号
地址:丰乐大道2188号 电话:0550-38547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