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页面:首页 >> 文化广场 >> 正文
林散之与赵朴初的翰墨情缘
作者:邵川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03-19     信息来源:     阅读次数:【关闭】

  林散之与赵朴初何时结为翰墨情缘的?那得从1972年《人民中国》杂志拟出一期“中国现代书法特辑”说起。

  时在《人民中国》杂志社任美术编辑的田原,为了展示一下中国现代书法,想借此机会好好地将林散之先生宣传一番,他与另一编辑韩瀚酝酿出一期日文版的中国现代书法特辑,拿出点高水平的书法给日本人看看。他们首先来到南京,经亚明的推荐,田原和韩瀚持林散之草书毛泽东《清平乐·会昌》呈赵朴初、启功、郭沫若等人评阅,并得到了他们的高度评价。

  起先他们将征集来的这批书法作品,挂在《人民中国》杂志社的会议室里,但生怕当时的革委会一二三把手,看到林老草书不识而否定掉。因此,他们决定先请在京有声望的人去评定。启功先生看了,脱帽深深三鞠躬;顿立夫先生看后说:“能代表中国!”最后他们来到了南小栓胡同赵朴初先生家,韩瀚一进门就说:“请您看一幅字,此公林散之,七十多岁,是您的大同乡,安徽和县人。”赵朴初时年65岁,小林老十岁,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。朴老笑着说:“我不知道他。”当他看了林老的草书后,赞曰:“此老功力至深,佩服,佩服!”后送出门口时还说:“向林老致意!”并希望能得到林老的墨宝。从此林老与朴老两位诗人书法家,诗歌唱和结为好友。

  1973年初,《人民中国》日文版“中国现代书法特辑”发行后不久,林老草书自作诗《偶题》由田原转赠朴老。诗云:“我书意造本无法,生不心灵迹更狂。亦识有人应笑我,东歪西倒不成行。朴初同志大雅留念,七三年春日,林散耳。”同时林老又作画并赋诗一首(《题画赠赵朴初居士》):

  沾沾未得脱形骸,浪费平生纸几堆。客慧何因自我出?好山今始为君开。难从色相祛陈迹,且借神明化不才。一寸秋心一尺素,于无是处报涓埃。

  待至1975年5月中旬,林老应荣宝斋之邀,在女儿林荪若、二子林昌庚的陪同下第一次上北京,住在民族饭店。林老是年已78岁了,平生还没有到过北京,他把这次邀请看作是一次十分难得的机会,“会我良朋赵居士,阿弥陀佛话前游。”就是要和心仪已久的赵朴初、启功二人晤面。他带去了由北野先生手抄的《江上诗存》三十六卷稿本,奉请赵朴初居士和启功教授教正,二人极赞誉并为之作诗、作序。

  赵朴初以十分钦佩的心情在诗前序言中说:“散之翁屡以诗书画见贻,感其诲我不倦之意,久无以为报。顷,翁北来相见,甚欢,并得读行箧中诗稿,益深钦佩!谨次韵三年前惠赠之作,奉和一章,不尽欢喜赞叹之意。即希雅正。”诗云:

  不须纸背认仙骸,照眼琉璃万顷堆。风雨萧萧惊笔落,精神跃跃看花开。庄严色相臻三绝,老辣文章见霸才。三载感翁勤拂拭,愧余心镜未离埃。

  朴老的和诗,是对林老的艺术成就的赞美。“庄严色相臻三绝”,史称唐郑虔诗书画三绝,这里指林老的诗、书、画达到了最高境界成为“三绝”。

  林老在北京住了十余天,游览了长城、故宫、十三陵、天坛、昆明湖、万寿山、北海公园等名胜,写下了《北游十七首》诗篇。林老还游览了广济寺,这是北京保存最好的一座大寺庙,平时不对外开放。陪同林老来北京的林荪若和林昌庚都想游广济寺,让林老写信给赵朴初,经朴老亲自联系,他们才得以进入广济寺,参观这座佛教胜地。随同林老来游的还有民族饭店的四位领导,荣宝斋也来了三个领导人。林老说,你们怎么也来了?他们笑着说,是沾林老的光才能进来的,我们在北京几十年也未能进此门,今天随林老来玩是不简单的。“我们进去由里面领导人款待,陪我们一共游了四个大殿。真是金碧辉煌,经典都是西藏抄本。大殿上有二十四尊北宋的青铜罗汉,庄严静穆,不亚杨惠之塑像,真是名作。佳境难忘,至今犹萦魂梦。”(致邵子退函)

  这次北京之行,林老最大的收获莫过于与赵朴初和启功定交。在此之前,彼此之间诗书画的交往中,也只能算是神交。而这次北上,聚首荣宝斋,才开始了他们真正的交往。林老在给老友邵子退的信函中说:“他们二位对我的诗估价甚高,认为可传作品。启功为我作了一篇序,赵老作了一首七律,推奖过分。启功并且将我的全稿细读一遍,将其中错字漏字却校出来标以签条,真是难得。赵老记忆力很强,当吴作人面,将我的诗能背诵二十多首。昌庚听见告诉我的,我自己一首也背不出来,真是惭愧。”

  1985年12月,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了《林散之书法选集》,精选了林老各个时期的书法作品121件,由赵朴初先生亲笔题签,并题诗二首:

  散翁当代称三绝,书法犹矜屋漏痕。老笔淋漓臻至善,每从实处见虚灵。

  万里行程万卷书,精思博学复奚如。蚕丝蜂蜜诚良喻,岁月功深化境初。

  这两首诗具体地写了林老的艺术,诗中再次称林老为“三绝”,非泛泛之语。

  1988年10月,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先生由北京来南京视察,抽暇至林业大学二村看望林老。这是二位老人最后一次见面。当朴老看到林老屋内墙上挂的一副对联“不俗真君子,多情是女郎。”审视良久,笑着对林老说:“可否将对子中的‘女郎’二字更换为‘佛心’?”林老欣然同意,当即从案头取出一小张宣纸,兴致勃勃地写下了“多情佛心”这四个字。

  1989年12月6日,林老去世后,追悼会上悬挂着一副“雄笔映千古,巨川非一港”的大对联。其联语原本是“雄笔映千古,巨川非一源”,是赵朴初先生撰写后,由经办人用电报发送到南京“林散之治丧委员会”的,不知怎么将“源”字误为“港”字,由陈大羽书写成大幅挽联,悬挂在林散之灵前。1994年,林老的学生陈艾中赴京请赵朴初为林散之墓壁题字,才发现了这幅联语最后一字有误。朴老又重新书写了这幅联语,书后注明“集王安石句”五个字。

  这幅联语作为对林散之艺术和人生的评价,十分贴切。陈艾中是这样分析的:“朴老用这十个字评价林老,我的理解是:‘雄笔映千古’是赞誉林老的艺术成就;‘巨川非一源’是指有无数条潺潺细流,最后汇成散老这条巨川。也就是说在散老的前面,不是一个源头,而是无数个源头,面对古人,面对前贤,刻苦求学,转益多师,终有所成,铸成大器。”


作者:邵川

来源:中华读书报


主办单位:滁州职业技术学院 承办单位:滁州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 皖ICP备06012098号
地址:丰乐大道2188号 电话:0550-3854722